财经>财经要闻

Kwong Wah

2019-09-07

余家三兄弟为该粥档尽心尽力,左1起为余振财、余振文及余振万。
余家三兄弟为该粥档尽心尽力,左1起为余振财、余振文及余振万。

报道:王康妮
摄影:骆炜芬

(槟城27日讯)竞争大、无人接手、店租高,曾以“板凳清粥”闻名的古早味“槟城社尾万山清粥”业者,有意顶让生意,让有心人接手老槟城熟悉的“大众食堂”。

经营约70多年的“社尾万山清粥”,从旧社尾搬迁到现在位于五条路的社尾万山,再迁移到七条路,对于老槟城人来说是个集体的回忆,也是槟城基层的大众食堂。惟,如今业者却基于人手不足、小贩竞争力强大下,有意顶让出这生意。

从父亲接手生意的余振财今年已64岁,从孩提7岁开始,已开始在这古早味清粥店协助打理。

档主余振财每天都亲自下厨,只求让顾客吃得开心。
档主余振财每天都亲自下厨,只求让顾客吃得开心。

余振财叙述,从旧社尾万山搬迁至五条路后,生意已大不如前,为了想继续发展生意,而转辗便来到七条路。原本想在有生之年,还可为附近居民或老顾客服务,但天不如人意,在面对庞大竞争之下,无奈须将档口顶让出去。

- Advertisement -

他表示,人手不足是顶让档口的主因,虽然膝下有3名儿子,但都是大学生,没人想要继承父业。“现代人都不愿意从事这类工作,甭说是自己的孩子,何况这是份吃力不讨好的小生意。”

老二余振文不假手于人,亲力亲为为顾客服务。
老二余振文不假手于人,亲力亲为为顾客服务。

除了面对人手不足之外,租金也是问题,光是租店面就需要每月缴付6300令吉。

所幸对面档口经济饭与他共同分担租金,前者须缴付4000令吉租金,后者则须缴付2300租金。在这苦不堪言的经济状态之下,如不共同承担,就无法继续营业。

弟弟余振万于店面担任“咖啡师”。
弟弟余振万于店面担任“咖啡师”。

在他的7位兄弟中,排行第三,是父亲粥档的继承人。目前剩下他与哥哥老二余振文(65岁)在粥档里帮忙,弟弟老五余振万(58岁)负责咖啡档,以及几名员工在该档口营业。

有椅子不坐   顾客蹲坐板凳进食

犹记得小时候,父亲曾向余振财叙述,于1942年还未有完整店面时,父亲就在本头公巷那里摆档口,惟突遭日军轰炸,档口都来不急收拾,仓促逃离现场保住小命。

之后在社尾万山向州政府租店面以后,才稍微安全些,顾客人流量也增加了。说起来也觉得很奇怪,当时候前来光顾的居民,居然有椅子也不坐,宁愿蹲坐在板凳上享用食物。在百思不解后才发现,原来居民多数都来自于唐山,已经习惯性蹲坐在板凳上进食,逐渐形成一种传统文化。因此在当年只要说起板凳清粥,便无人不晓。

不想心血付诸于海   寻有心人续经营

余振财希望有熟悉这行业的人前来顶让该档,毕竟这也是他的心血,不想就这样付诸于海。

基于档口合约直到明年6月15日为止才结束,所以在这一年内的时间,会继续寻觅有心人,好让粥档生意可继续经营。弟弟余振万(58岁)表示,在结束设计师的工作以后,便受到哥哥要求帮忙经营咖啡档,一做就是5年。对于档口的顶让他虽然感到惋惜,但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,人老了难免就应该退下来,享儿孙福。

火候不足不耐热   煤气煮食大不同

在40年代时,当时社尾万山小贩事业发展还未如此蓬勃,每当居民想享用食物时,自然而然就会到粥档去。

继承父业后的余振财,每天清晨6时便起床整理食材及烹饪,准备就绪时,已是营业时间,然后忙碌一整天后,直到晚上8时才有自己的时间。体力不堪岁月的折磨,难免会有疲惫感。

他提及,以前在烹饪菜肴时,都采用木材作为燃料,所煮出来的食物都格外美味,也比较耐热。但自从改换用煤气之后,煮出来的食物不但火候不足,甚至有些顾客怀疑厨艺是否退步了,令他啼笑皆非。针对顾客询问为何不再售卖蚝干时,他指由于蚝乾腹内的沙石无法洗涤去除,为了避免顾客吃得不愉快,而决定不卖。

- Advertisement -

蔡建发:食物好吃价钱公道

一名已是老顾客的蔡建发表示,光顾该档口逾有30年,小时候在父亲带领下从社尾万山开始,一直到现在的七条路。由于食物好吃、价钱公道,所以一直前往该处享用早餐或午餐。

对于档口基于无奈之下须面临顶让,他也感到非常可惜,因在档口顶让后,与父亲小时候的回忆也逐渐消散在脑海中。

责任编辑:费詹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