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经>财经要闻

Kwong Wah

2019-09-28

杨玉堂与妻子林春燕(后左2)及孩子全家福。
杨玉堂与妻子林春燕(后左2)及孩子全家福。

(怡保29日讯) 即使随时面对”死神”召唤,4癌缠身的杨玉堂也绝不轻言放弃!

这名来自金宝的罗里维修技工杨玉堂(50岁),于4年前不幸被诊断患上大肠癌、在接受治疗期间又被诊断出患上淋巴癌、肝癌及肺癌,让他感叹,老天为何如此折磨他?

虽然多年来被末期癌症折磨,但向来坚持抗癌不言弃。但是,至今面对庞大医药费及生活费,却令这位抗癌铁汉似乎开始不知所措又彷徨,盼望热心民众慷慨解囊,以解燃眉之急。

杨玉堂目前在妻子老家即班台双溪峇都新村居住。他先后被诊断患上4种末期癌症,目前只是依靠化疗医治;医生告知也不能再开药给他,因为其病情已没有药物可治疗。

“医生坦言我只能等待”死神”召唤,如今只希望一家6口先渡过经济难关。”

- Advertisement -
杨玉堂恳求社会热心人士协助他1家6口先渡过难关。
杨玉堂恳求社会热心人士协助他1家6口先渡过难关。

患病后被迫停职 生活陷入困境

未患病之前,杨玉堂原本在柔佛打工,每月赚取3000令吉养活在家乡的妻子及4名儿女,过着小康生活。

无奈天意弄人,在2012年被诊断出患癌后被迫停职休养,造成一家六口生活陷入困境,需靠亲友和善心团体救济过话。

杨玉堂接受本报访问时说,于2012年被检验患上大肠癌后即到槟州进行了3次化疗,2015年7月却被再验出患上淋巴癌,而且癌细胞已扩散身体的其它部位,以致他的肝及肺也有出现肿瘤,医生经过化验之后,向他确认4种癌症属于末期癌症。

他表示,原本一直在政府医院进行化疗医治,奈何因为政府医院排期等太久,而他病发时,无法承受痛楚,只好转往怡保私人医院求治。

亲友无法长期资助 冀社会人士援助

他说,自2012年开始,他分别在槟州及怡保私人医院完成10次电疗及7次的化疗,所花费逾8万令吉的医药费,都是由亲友资助的。

他指出,目前他已没有服用抗癌的西药,但还在服用止痛药物、中药及由热心人士赞助的保健产品,同时每月会到政府医院复诊。

他续说,在病发时,右脚会感到疼痛难忍,甚至难以步行,所以需定期服止痛药,或服用亲友帮忙买的中药调理身体。

“幸好早前的求助获得慈济机构每月资助700令吉、政府福利金400令吉及非政府机构400令吉的孩子教育费,可减轻一些生活负担,至于不足的开销就靠亲友帮忙。”

但是 ,他表示,长贫难顾,亲友也无法长期帮助,而且曾经通过慈善团体捐助及筹获的款项也所剩无几,因此,希望社会热心人士能给予援助。

有意捐助的公众如欲询问更多详细情况,可拨电联络杨玉堂(012-5175177)。

杨玉堂日前再入院接受化疗,2名女儿杨惠婷及杨惠雯(左)陪同打气。
杨玉堂日前再入院接受化疗,2名女儿杨惠婷及杨惠雯(左)陪同打气。

对家人眷恋与不舍 成最强抗病斗志

对家人眷恋和不舍是杨玉堂对抗病魔最强斗志的精神“武器”!虽面对”死神”召唤,也绝不轻言放弃。

人,最怕被病折磨,更不幸是3年内患上4种绝症,化疗过程已被折磨不成形,医生也坦言无能为力。不过,杨玉堂是绝不想轻易放弃,期盼奇迹出现。

他说,当坐在面前的医生告诉你生命大限已到的时候,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?我也说不出那种心情。

“惟,我不甘心,一直告诉自己不能放弃,因为我的心中还有牵挂,有太太孩子无法放下。”

他表示,太太在他患病不离不弃,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;孩子虽小,却非常懂事,不让他与太太担心。

他说,他与太太林春燕(43岁) 育有4名年龄介于9至17岁的儿女,其中长女在班台育青独中念书,次女及三女在班台国中就读,最小的9岁儿子是在双溪峇都华小念二年级。

他也欣慰孩子们都很懂事,如今正迫切希望可得到善心人士及慈善机构的帮助,助他们一家渡过难关。

杨玉堂夫妇的4名孩子; 长女杨惠婷(16岁),次女杨惠雯(15岁),三女杨惠欣(14岁)及儿子杨恒(9岁)。

冀筹款安置1家6口生活

杨玉堂表示,目前最希望能筹获一些义款,先安置1家6口生活,再另作打算。

“我与太太非常感激亲友接济,只是基于病情严重,至今得恳求热心公众人士帮忙 ,因为确实无法再承担庞大治疗费和生活费。”

“亲友们已尽力了,但每月逾千令吉医药费及家里的生活费,还有儿女的教育费等是一大笔的数目,使家庭陷入经济困境。”

需照顾孩子丈夫 妻子只能在家工作

- Advertisement -

其妻子林春燕向记者表示,目前丈夫每月医药费需逾千令吉,而家里生活费包括教育费每月开支为4000令吉。

她说,丈夫一年需接受8次的化疗,每次化疗费约9100令吉,是项沉重负担;丈夫刚于12月28日在怡保入院再接受另一次化疗。

她说,为了照顾4名孩子及丈夫,无法外出工作,只能承接手工在家编制,每月赚取120令吉微收入。

责任编辑:羿羽